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半生糜烂】(01)【作者:394992729】
【半生糜烂】(01)【作者:394992729】
字数:47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从小我就长得丑,个子也不高,一米六五。但我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鬼主意很多,才有了半生糜烂的生活:

  十六岁那年,我以差得不能见人的学习成绩结束了我的学业。我是南方农村人,家里两兄弟,我又是老大,在家自然要给父母干农活的!我又怎会甘心做又苦又累的农民?各种理由往外面跑。伙同几个跟我一样烂的小友到处骗小朋友的零用钱,有时也帮小学生打架,一次几元或十几元不等。

  得了钱,几人打台球、抽烟、看黄色电影。就是那段时间的色情电影对我的荼毒,我发现我是一个极度淫荡的人,且天赋异禀!说出来大家不信,我的阳具足有二十公分!然而没有用武之地,因为我长的丑!那时的我是不承认的,且自我感觉良好,终日把自然卷贴着头皮一点也不飘逸的头发搞成中分,配上我的贼溜小眼睛,活像个电视里的小偷或汉奸、伪军什么的。

  终于有一次有机会了!那日我在小电影院看黄色电影,鸡巴正涨得痛的时候,来了个做鸡的风骚妇人。昏暗的光线下也看不清对方面容,身段还不错,是那种丰满型的。

  妇人问:「小哥,摸奶五块,打手枪十块,打炮三十,要么?」换做一般少年,此刻肯定激动万分。然而我是哪种越到关键时刻越冷静的人,这是天生的一种性格,我没有刻意为之。我道:「我还是处男!你要给我红包。」

  妇人「格格」地笑起来:「小鬼灵精还知道这个,让阿姨检查一下…」边说边用手探进我盖着下身的一条薄毛毯里面。由于我的鸡巴涨的难受,我早就把它掏了出来,只盖着毛毯。妇人一只手摸到我鸡巴的那一刹那,声音也戛然而止。她起初好像不相信,又上下摸了一遍,我看到她合不拢的嘴巴好像在颤抖。
  我的下体第一次被女人抚摸,只感到一阵舒畅。妇人惊得呆在那里的空当,我上下挺了数挺,越加舒畅。妇人被我顶了几下,反应过来,呼吸急促地道:「随我来!」转身往电影院最后面走,锁好裤裆我就跟了去。

  电影院的最后几排空无一人,这是妓女们的工作地点,和电影院老板说好了的。妇人迫不及待地将我拉了过去,脱了我裤子,将我的巨根不住地抚摸,还不时往自己的脸上摩擦。边玩弄边含糊道:「老天………天底下真有………真有………!」

  妇人的脸铺了粉,十分滑腻冰凉,我如被电击中,酥麻的感觉直如骨髓。那时我还不会打手枪,只有梦遗时有过射精经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我是如此想念。此刻这感觉再次来临,我只想把下体深深地塞进个地方。

  妇人肉嘟嘟的粉嘴微张,下意识我一咕噜挺了进去。妇人还没反应过来,我的鸡巴急剧跳动,精水激射而出。妇人大概怕我射得她满脸都是,竟然主动含住我的鸡巴,任由我在她嘴里射个干净……

  过后,妇人邀请我去她家吃晚饭,我以离家太远需早点赶回去拒绝。妇人再四要求,我执意不过,还是去了。

  外面阳光刺眼,这是秋天的下午,小镇喧闹、脏乱,拐弯抹角来到妇人的住处。妇人也是农村人,名叫李兰花,二十八岁,离异独居。十分风骚,我想这也是她离婚的原因。

  妇人炒了几个小菜,我们还喝了点酒。在冲凉房里妇人给我教科书般的性爱。妇人的肌肤很白,奶子和屁股也很大,除了肚子上有点赘肉外没什么缺点。我一味玩弄她两个奶子,下体紫涨,却不知下一部动作。妇人打开两腿,痴痴笑道:「把你那大家伙往这里面戳,姐姐疼你!」

  我如听佛语,妇人将我龟头导进。任妇人千人骑万人日,此刻在我的大阳具进攻下,也是不堪忍受。鸡蛋大小龟头才刚没入,妇人「哦」的一声,臀部一收,夹得死紧。我初经人事,什么都不懂,只感到阴道包裹着的龟头麻痒难忍,条件反射,活塞运动起来。对立着性交,大阳具也能插到妇人子宫。

  才十数下,妇人媚眼如丝,粉面潮红,淫叫连连:「好心肝…我的大鸡巴小爷…真个舒服…日的我舒服…哦………啊………舒服…」我魂飞天外,鸡巴好像又大了一围,在妇人阴道横冲直撞。妇人吊住我脖子送上香舌叫我含住,我依命纳入口中,两手握定妇人两股,死命撞击!只听见「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浴室回荡,加上妇人的叫声,好个淫荡交响曲!

  也只百十抽,妇人竟涌出高潮,蜜汁打湿了我半身。阴道里的嫩肉一阵痉挛收宿,把我的铁棒每个毛孔都贴合紧了。电流直击大脑,酥麻了全身。抱住妇人肥臀,抵紧子宫,一股股少年的精华激射而出……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李兰花这个该死的妓女把我勾引了。后来我们好了两个多月,她去了广东「挣大钱」,再见面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李兰花走后,我尝过了人间至味,每见到雌性便有冲动。有时候是亲友,也会矛盾难过,但淫念就像魔鬼附身一样,让我一发不可收拾…

  我有个堂叔,也是那种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主。娶的是个贵州婆娘,这婆娘娇小水灵,凹凸有致,银盘似个脸配双大眼,修着刚过耳根的短发,大家都叫她宝儿。宝儿自十七岁被我堂叔骗到手,已三四年了。可恨我那不争气的堂叔半年前打残了个人,蹲大牢去了。剩下个可伶可俐的尤物婶娘,岂不招蜂引蝶?堂叔他爸——我四爷爷也不放她去外面打工,敢走的打死!四爷爷也不是好鸟,要不怎么教个这样的儿子?

  来年春天,三月。万物复苏,正是交配的好季节。最近我的柯尔蒙分泌量高了起来,宝儿婆娘每次从我面前走过,望着她一扭一扭圆鼓鼓的屁股,我的下体便立起来向她致敬。她家就在我家下面,隔一堵堤坝。经常我一大早就起来,就为了看宝儿穿着睡衣到屋后上厕所去。有一次宝儿发现了我,还瞪了我几眼,我当时以为是眉目传情,喜得我乐了一天一晚。

  第二天,吃过早饭已是九点多了。这是我们当地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以前人穷,必须早起干一阵活再回来吃早饭。刚丢下饭碗,只见宝儿穿着条紧身牛仔裤,阴部包的紧紧的,像个倒梯形,越显得两条腿匀称修长。上面罩着件圆领宽松毛衣,白衬衣打底,胸部一恍一恍的,显示里面有凶器啊!抓住个菜篮,看样子是出去摘菜。我正望得出神,只听我身后老娘叫道:「宝儿去哪里?」

  「嫂子吃饭了么?我去摘」水牛花「回来做粑粑吃!」宝儿娇滴滴答道。水牛花是一种南方生的野菜野草之类,摘回来洗尽捣碎,和糯米粉搅匀了煎吃,特别香甜。水牛花是我们的土叫法,学名叫什么我真没去详考。

  「要得!多摘点,你侄儿子想这个吃好久了。回来来我家我帮你捣,你小媳妇的哪里有这个力气!?哎呦!想当年我刚嫁过来时哪里有你们这么福气哦……」我老娘就是嘴巴多爱唠叨,这不又说开了!

  见她们聊天,我闪进家里,心想宝儿婆娘莫不是在暗示我跟了她去野战?要不昨天早上怎么跟我抛媚眼,今天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从我家门前过?越想越喜,肚里来了计策,抽屉了拿了弹弓做打鸟的样子。镜子前把我的「中分」整理了一番,「他妈的!又变帅点了!」

  从后门闪出,估计着宝儿必经之路,躲在棵不远处的大榕树后面,单等宝儿出现,便要尾随入手。左等右等不来,我妈也太能唠叨了!半小时后,宝儿果真分花拂柳般走来,不时弯腰摘路边的水牛花。我四处看了看,见几周零星有些人在不远处,要么走路,要么农作。见不是时机,我没即刻出来,待到了那渺无人烟的去处,我给小娘子来个熊抱。

  正在那里潜伏,看着宝儿翻过座小土丘去远了,那边两面是山,只中间几块土地,真个是好去处。我准备起身,不对!后面跟了个我那老不死的四爷爷!那老家伙抗着把锄头,披着外套叼着烟,正不紧不慢地向宝儿的方向跟了去,还不时东张西望的。

  我前面说过,我是那种小人精,我他妈一看就知道这两狗男女不对!越想越气,感情宝儿这婆娘花枝招展的不是为我打扮的!一时恶向胆边生,跟上去看个究竟,能逮住点什么东西,往后宝儿还不是我的玩物?

  正在思考之际,老家伙眼看就要翻过土丘,忙起身从山间小路跟了去。我身处之地原是山脚,这山跟土丘后面的山是相连的同一座山,那山间小路自小砍柴打鸟是走惯了的。二十分钟左右便到了土丘后面的山角,轻轻爬在个房子那么大青石上面四处看,只是不见两人踪迹。正在懊恼之间,只闻我身处的大青石与对面一个同样大的青石夹缝处传来宝儿愤怒的声音:「老东西!你再这样我就嚷了!」
  「嘿嘿!少给老子装正紧,前天晚上看你自个在床上扣!」

  「你!…你偷窥我!」

  「什么叫偷窥?老子没想看的,就是半夜起来上厕所看你房里灯没关,又哼的那么大声,我以为进了偷人的贼了!肖亮这个哈儿处处看你的眼神不对,我怕是他。这贼!老子不打断他三条腿!」

  肖亮——我大名。干!老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原来早就提防我。只许你吃肉,不许老子喝汤,老子逮着机会不往死里整你!先溜下大石看看现场。两个大石夹缝处像个喇叭,外宽里窄,到最后面的夹缝被些枯枝败叶、泥巴堵死了。我轻轻地拿根棍子掏了几下,没想到好轻松就通了个鸽子蛋大小的孔,刚好够看的。
  只见那老不死从后面一手抱住宝儿腰,一手在两个奶子上使劲搓,隔着衣服都能看到两个奶子变了型。只听宝儿「哼」的一声:「你莫说狗日的肖亮,你个老不死的还不是老打我主意?婆婆一不在家你就动手动脚,对得住你蹲大牢的儿子么?」

  「我儿子过一阵就出来了,老子两个操一个鸡婆你还没见过呢!倒是你年纪轻轻地,哪里经得住长久独守空房,爸爸这是爱你。」这老不死的哪里来这么多歪道理!

  「你!…」宝儿一时挣不脱,又被老东西说的不能还嘴,憋得粉面红了起来。
  「你就当尽孝了,我爱你爱得不行。为你茶饭不思的,你再不成全我只怕我过几天就要死了!……」说着说着就假哭了起来。

  女孩子最怕这种死缠烂打了,宝儿咬着嘴唇道:「只是一件,想当初我被你儿子老远骗到你们这山穷沟沟,虽说没干什么活,但我是在大城市里过惯了的。你若依我放我出去,我就从了你。」

  「嗯?……嗯」老头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

  「不答应是么?趁早放手!我和你儿子又没拿结婚证,家里东西我一概不要。你把身份证还我。」宝儿这婆娘原来早就计划好了,今日打扮得这么性感,料定老头要跟来上勾,好摆脱这一家子。刚开始假惺惺的原来是装的,真佩服!「我可喊了,老东西!喂…」宝儿假装要喊的样子。

  「别!我答应!身份证在这里,你看。」老头赶忙捂住宝儿嘴,将出身份证。权衡了番之后他还是答应了,大概他也明白了,这么个厉害女人是留不住的。今日见宝儿出来他就拿了身份证,心想万一宝儿不答应成事,就拿出身份证做筹码。「答应你,让你出去。不过今天你务必让老子爽个够……」

  说完就毫不客气地一手伸进衣里抓奶,一手送进裤内探阴。宝儿放下姿态,曲意奉承,玉手在老头脸上摸。撩弄一阵,两人气喘嘘嘘起来。老头搬过宝儿粉脸,把舌头递给宝儿,宝儿呐入口中,一老一嫩两个舌头交织在一起,「啧啧」有声。

  宝儿久不经男人滋润,此刻也动了情,玉手握住老头裆内之物摩擦。老头气喘如牛,将宝儿裤子褪尽扔进菜篮,胸衣剥除,外衣撩起挂在两个奶子上,一具上佳的尤物酮体基本显露无疑:肤如施粉细腻嫩滑,胸凸臀翘玲珑有致,拉稀几根阴毛点缀着肉嘟嘟的阴部,两腿光滑匀称。看得我血脉偾张,大肉棒涨到了极点,从腰带内撑出,探出个鸡蛋大小的龟头,它似乎要喘下气。

  老头一刻也等不得了,除了自己裤子就要插入。你看那又老又丑又黑的鸡巴,此刻青筋爆跳,恨不得平吞了宝儿这朵嫩花。宝儿爬在一边的青石上,翘起圆溜溜的屁股迎插。老头挤入,急急数十提,宝儿「嗯…嗯」闷哼起来,大概是怕外面有人听见,又拿春葱般只玉手捂住自己嘴,发出「呜…呜…」的闷哼,那要放不放的姿态真个可玩可爱!

  由于我在侧面,老鸡巴在阴道内进出的场景看不见了,想必是淫水横飞,嫩肉开花了。正在分神之际,老头怕提了两百余提了。只见宝儿一阵颤抖过后,两腿发软似要摔倒!老头急忙抱住宝儿的小蛮腰,将她立起,老鸡巴自肉洞拔出,亮晶晶一遍,宝儿高潮了!

  「老东西有两下子吗!」宝儿粉面潮红娇嗔。

  「呵呵呵!爸爸还有好多招没使呢!今日好生疼你。」对面提起宝儿条腿,老鸡巴插入。可喜提起来这条腿正是我面前这条腿,整个交合处看得一清二楚。你看那黑鸡巴左进右出,上进下出,深深浅浅,磨插顶提,在嫩穴里面飞舞。不一阵,宝儿又如母后般「哼」起来。老头喘道:「好宝宝,叫……叫…我!」
  「叫什么…什么…老东西………嗯………嗯……」宝儿从心底发出舒爽的声音。

  「叫我老公……叫老公……啊!操!……我操!」老头抱定宝儿肉臀死命顶了起来,看样子要射了。

  宝儿被插的神智不清,头歪在老头肩膀上,哼道:「老公!……老公!我要……要!」

  老头喜得了不得,心满意足,又死命顶了数顶。宝儿有了意识,急道:「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射……」话没落音,老头紧紧抵住宝儿的嫩穴,良久未动。待拔出一看,宝儿阴部白乎乎一片,甚是淫糜。

  待激情过后,宝儿自是埋怨老头射在里面,老头百般哄转。草草收拾,宝儿叫老头先行离开,她还要摘些水牛花回去应景。老头依依不舍走了,临走还在宝儿奶子上摸了一番,我闪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宝儿整理妥当,我待要冲将出去要挟宝儿,又怕老头去而复返。再一个,我认识到了宝儿是不喜欢我的,万一她拿了身份证明天就走了,今天死命不从,任你怎么说她都听不到了,只好耐着性子想办法。

  宝儿走后许久,我才从石后闪出来。走进石缝,一股股淫荡的气息在空中弥漫,刚松懈的大肉棒又挺起来了。左瞧右望,「哟!」那黑石缝里日娘贼怎么看着像身份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